沈徽光

所有情歌的句子

😭😭😭😭我哭的很大声

荒秽玫瑰:

马先生官宣一周年


柔软而坚定的两位先生 未来也请一起走下去吧


 


非典型语录整理(20180711)


 


 


 


 


00.   


 


 


你知道那种情况吗?


就是很多人,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学习唱歌啊、跳舞啊、乐器啊什么的,但没有人知道你。


你进步了或是没进步,唱得好或是不好,有没有微博啊,其实没有人去关心,就这种感觉。


 


 


挫败对我来说,其实就是听到别人说自己唱歌好难听什么的。


其实有一段时间,我是很逃避开口唱歌的,就那时候很多人鼓励我的话,我其实都不太相信,他们也很担心我的状态。


 


 


01.  马先生说


 


 


四周年的表演我是分在唱歌组的,但是丁程鑫他后面又在外面拍戏,所以我也就跟着一起学舞蹈了,这样走位的时候可以带他合练。


他呢,对于少时间排练,一直觉得很内疚又很着急,但是我知道他其实每天都特别累。不想看他这样,因为他是一个会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的人,不仅仅会想自己,包括其他人练得好不好,有没有好好训练,对自己要求严格不严格,很能勉强自己的人,我能分担一点就分担一点吧,他这样真的太累了。


 


 


一段时间没见,就能特别明显地感觉到大家的进步,尤其是看阿程。


嗯,因为他真的是那种,怎么说,其实刻苦一两天很多人都能行,但能一起维持的,很少很少。


所以最后每一次他都会打破很多东西,超过你的预期,就总在创造奇迹,会给我很大的动力。


 


 


你学阿程,阿程那个舞好几个地方,你看他这次的舞蹈。


 


 


阿程让我给你拍视频,他说让你注意你的架子,让你跟着音乐把动作做完,然后想清楚动作,控制住然后完整地跳一遍,然后录给他。


 


 


他嫌我啰嗦?


 


 


我感觉一会儿他的头发是中分的。


 


 


(家族里哪个成员最会照顾人?)


老丁吧。


 


 


纯肉系加餐✅(2017-9-25 22:15)


(双人合照。) 


 


 


生日快乐🎉鑫想事成,一起加油💪🏻(2018-2-25 00:00)


 


 


丁程鑫


 


阿程


 


老丁儿


 


丁老师


 


程哥


 


大哥


 


老哥儿(求饶。)


 


哥(求饶。)


 


 


02.  丁先生说


 


 


其实我都把他们改为真名,但有一个是狗蛋,狗蛋(,)祺吧。


(不知道到底是一个狗蛋一个祺,还是一个狗蛋祺,不过丁先生确实叫过马先生狗蛋。)


 


 


推出去我在这接到他。(运动会摔跤。)


 


 


我还记得他射箭扎屁股那。(美学社,不过好像丁先生记错了?)


 


 


他以前是头发撩起来的。(菠萝头。)


 


 


干嘛?帮小马哥干嘛?你要打小马哥?


 


 


生日快乐![蛋糕][蛋糕][蛋糕]一起努力哈💪🏼(2017-12-12 23:09)


 


 


马嘉祺


 


嘉祺


 


小马哥


 


小朋友


 


狗蛋儿


 


马干部


 


小火柴


 


老哥儿(求饶。)


 


 


03.  两位先生说


 


 


祺:主要得人齐嘛,不齐排了也看不出来。


鑫:对,因为你们差不多有六个人,他们六个人其实已经算是人多的了。


祺:对啊,我们现在才三个人。


鑫:你能改一改吗?就是你直接把它推出去就行了,不用移动自己的身体。就硬硬地打出去。但身体也不要越打越往前了。


(马先生改变了舞蹈动作演示了一遍。)


嗯嗯嗯(疯狂点头。)好多了好多了。(疯狂点头。)


(两位先生讨论改编舞蹈动作绝对是我的TOP之一。)


 


 


祺:不是,你是没有肉的菜都不好吃。


鑫:对,没有肉的菜都不好吃。


 


 


鑫:帽子取了!


祺:啊?我不!


鑫:不能取帽子。


 


 


(马先生摁铃:叮!)


鑫:打你哦!


 


 


鑫:你不是不坐吗?


祺:我坐!


鑫:我不打了我要练舞。


祺:练舞练舞。


 


 


祺:拜托我用4G好吗?


他说我卡。


 


 


祺:我给你先跳四周年吗?


鑫:好吧,我相当于就学一遍吧。


祺:看啊,别吃了,真是,大晚上吃吃吃。


鑫:懂不懂增肥好吗?


祺:什么people。


(视频这部分挑了两段儿。)


 


 


祺:让我拿琴琴拨一下。


鑫:我帮你拨,我帮你拨。


 


 


鑫:HELLO小哥坐车吗?


祺:我干嘛,我坐前篮儿吗你让我?


鑫:坐啊。


祺:我不。


鑫:我要骑远一点儿,骑得太近,不好玩。


祺:我也想骑,我开一辆,我也想玩。


 


 


祺:这是个盗版MC。


鑫:你想不想来试一下。


 


 


祺:唔,丁程……


 


 


(喜欢菠萝头还是锅盖头的自己?)


鑫:我们家族是锅盖头。


祺:不要这样子嘛。锅盖头吧锅盖头。


 


 


(选谁做哥哥,选谁做弟弟。)


祺:我只有一个当哥哥的,丁程鑫。程哥程哥。


 


 


鑫:加油!加油!(击掌。)


祺:我呢?我呢?(河南话?重庆话?)


鑫:加油!(击掌。)


 


 


鑫:还OK吗?


(骑马打仗丁先生体力不支。)


 


 


祺:老丁儿今天十六岁了嘛,然后,先祝你生日快乐,你看一下我吧!然后,其实就,希望你每天可以开开心心的,然后不要那么多负担,然后后面大家一起加油一起努力。


鑫:谢谢小火柴。


 


 


鑫:就是你盯着我你知道吗?


祺:突然睁大了眼睛。


 


 


鑫:干嘛?这是给主演喝的!


 


 


鑫:就像骑马一样。


 


 


鑫:不行,马嘉祺犯规。


祺:为什么?我没有!


鑫:你在场上是不能这样,会罚五分的。


祺:我不知道!


(台球。)


 


 


鑫:你还吃!你该吃,多吃点儿。


 


 


鑫:报纸上都说林说真的穿越了。


祺:报纸上那些不可信。


鑫:真的吗?


祺:真的呀!


鑫:你没逗我吗?


祺:我没有逗你呀!


鑫:逗我没有?


祺:我没有!


鑫:逗没有?


祺:逗了。


 


 


鑫:%#¥……&@!#¥%&#&¥#……%¥#@


祺:#¥@……&……*@#@@&*()……%#@


 


 


祺:你这是怎么了呀?(丁先生裤脚脏了。)


鑫:骑自行车。


我先帮你蹭干净了,你得感谢我。


祺:嗯。


鑫:快说!


祺:谢谢你了。


鑫:不谢。


 


 


祺:再来一下,再来一下,再来一下,嘿!嘿!


啊!(被掐腰。)


鑫:快拍呀,马干部!来,快拍。


 


 


鑫:能不能给我来一个两米三的大长腿。


(一阵狂拍后。)


唉,还有呢?


祺:啊?


 


 


鑫:你把你的手肘往下放一点儿。


你蹲到下面拍我就拍不到啦。


对下去一点,下去一点点。


(丁先生给马先生拍照。)


 


 


鑫:同学我的剧本呢?


祺:等下等下,我想想放哪了。


鑫:蛤?狗蛋儿。


 


 


祺:啊!(马先生吓丁先生,被掐。)


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!


 


 


鑫:为什么这显得我这么矮?


祺:因为你走到台阶下面啦,等下我们一起下去。


 


 


鑫:师傅,走啊!


祺:走啊,大哥!


鑫:嘿嘿!


 


 


鑫:一加一等于几?


祺:田。(听不出,大概是。)


鑫:聪明,我就喜欢这样的人才。


我们从一数到十。一!


祺:二。


鑫:三!


祺:五。


鑫:七。


祺:八。


鑫:哎!


 


 


祺&鑫:石头剪刀布!


(丁先生连输四局后终于赢了。)


祺:轻点儿,轻点儿老哥。


祺&鑫:石头剪刀布!


(丁先生又输了。)


鑫:轻点儿老哥!


 


 


祺&鑫:我们笑你了吗?(x2。)


关你啥事儿啊?(x2。)


 


 


祺:横横还要冲出来啊?


鑫:横横!(挑下巴。)


 


 


祺:过来!(在一直输石头剪刀布被抽后马先生终于赢了。)


鑫:不行!


祺:你让我还一手!


这样,还到他身上。(林东阳做错了什么呢。)


 


 


祺:我是故意输的。


鑫:那你也是假疼!


 


 


鑫:小朋友,小朋友。


祺:我以为是……(这句真的没听清楚。)


(丁先生上手。)


祺:哥,哥,我错了,错了。


 


 


鑫:小马哥不吃折耳根!


这不是折耳根。


 


 


祺:我都没说啥子!


鑫:你说啊你见的我啥!


祺:我就是去拜见了一下大哥丁程鑫。


鑫:大哥!对!有什么感想?大哥是什么样的?


祺:大哥!(作揖。)大哥让我有了一种想立马走出这个公司的欲望。


鑫:为什么!


祺:没,没有。


鑫:为什么你说,LOOK AT ME!LOOK AT MY EYES!


祺:开个玩笑嘛!


 


 


鑫:谷堆谷堆!


(股堆股堆,挪一挪的意思。)


 


 


鑫:都是被我们感化的!


祺:恶化好吧兄弟。


 


 


祺:我们想一下。


鑫:二十二吧……二十四吧。


祺:二十四!


鑫:二十五吧。


祺:二十五!


 


 


鑫:哇,这个汤,真的好喝。


要来点儿吗?


 


 


祺:丁老师请客!


鑫:我请客!他买单!


 


 


(幺儿问:小马哥你那个(糯米)鸡好吃嘛?)


祺&鑫:好吃(x2。)


 


 


(小逸踢丁先生说:踢错人了我以为是小马哥。)


祺:你就不会先喊一声吗?


(马先生你是在教别人怎么样正确地踢你吗?)


鑫:他幸亏踢得是轻的。


 


 


(小逸:你是一个粉色的兔子。)


鑫:你穿粉色!


祺:ARE YOU KIDDING ME?我穿这个?我杀了他们!


(最后是丁先生穿了那套被马先生强烈质疑的粉色恐龙,并被马先生发现裤子破了个洞。)


 


 


(提问:有什么一直想做没做的事,小霖答:去坐过山车。)


鑫:我跟他去了,我们俩。


 


 


鑫:哎哟,爱撒娇。


祺:爱撒娇,爱撒娇。(点头。)


 


 


鑫:因为那只狗很大一只。


祺:你不是怕毛吗?


鑫:对啊,他身上很多毛,看上去很脏,我就直接跳上去了。


 


 


鑫:我们俩黑的。


你这个白黑都一半的。


一点都不对称!


祺:怎么可以这样。


鑫:怎么可以这样,怎么可以这样。(丁先生唱了出来。)


 


 


04.  两位先生唱


 


 


编号89757


(摸头,牵着下场。)


 


 


SingleLadies


(对拳x5。)


 


 


不完美小孩


(KTV合唱,花絮玩的。)


 


 


05.  他人说


 


 


我还想感谢老丁,还有小马哥,他们两个就非常地负责,比如我哭了他们俩就来安慰我,我觉得他们很好。


 


 


这是丁儿和小马同学告诉我的,你不看了,其实看不看也不会怎样,他们说什么,就你仍然还会照样活下去嘛,就感觉无所谓啊。


 


 


你们俩走开,你们俩吃香蕉的走开,破坏画面。


 


 


上个厕所上双人的吗?


双人厕所,情侣厕所。


 


 


(家族里哪个成员最会照顾人?)


幺儿:鑫哥、小马哥、真源。


 


 


幺儿:略略略[喵喵]@ TF家族新生-丁程鑫 @ TF家族新生-马嘉祺(2017-9-27 18:46)


丁先生:你最近才是不得了哟[并不简单][阴险](2017-9-27 19:01)


马先生:嗯……可以可以,我看课间有的聊了[并不简单][喵喵](2017-9-27 19:04)


 


 


2018.3.15 by 丁X♥


2018.3.15 by M+7


 


 


00.   


 


 


因为有想要追逐的光,所以即使是迷茫痛苦的时刻,也是幸福的。


 


不能停下呀!会有这种想法。


 


 


不让喜欢我的人失望,这是我作为练习生的责任。那些喊“丁程鑫加油”的声音,是我面对挫败时的勇气,我必须跨越他。


 


我想看看自己能做到的是哪一步,因为我不能停在这里吧。


 


 


 


不(定时)添加,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都是之前看的时候随手记得,顺序就很随便。


因为我回复出了点问题,问出处要是我记得的话我就私信你啦。

评论
热度(281)
  1. 头上那根呆毛荒秽玫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以后的路一起走吧

你的杯不该为我而空
/
约字有偿
不授权印刷刻章
/

© 沈徽光 | Powered by LOFTER